达不溜儿

【Markai|黑道AU】暗流 Ch04

写在前面:ooc ooc 重度ooc!!!不适者请左上角

——————————————————————

同志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第二天清早,尽管马柯几百个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在一大早就像铁棍一样杵在他房间门口的黑衣保镖的注目礼下收拾行李。


今天马柯穿了件白色卫衣,套了件浅色牛仔裤,蹬了双时下新潮的AJ运动鞋,单肩背着个黑色背包,耳朵上还挂了副耳机。两手一揣,乍一看像个大学生似的。他本就没有什么行李,零零散散填满了一个旅行箱而已。还不等他拎上箱子,早有人上前先一步带上他的行李,恭恭敬敬地请他坐上门口停着的一辆线条流畅优雅的悍马。


马柯咋咋嘴,这么多年了也没什么人正眼看他,顶多把他当成个街头混混,今天可倒是让他过了把瘾。转念又想,这七爷接个小弟排场都这么大,这私底下不一定多难伺候呢。想到此,马柯不禁打了个冷颤,想:“这要是伺候惯了,让我伺候到床上,我这可是清白不保啊。”


悍马车身平稳地滑出训练基地,优良的性能在交通的限制下却也是无计可施。


马柯坐在车厢里无聊得发呆。前面遇上了交通事故,车子堵在立交桥上。甭管你是黑道大佬、市井平民还是救护车消防车统统堵在了路上。开车的黑衣司机和坐在副驾上的黑衣保镖还是面无表情,马柯坐在后座,咧着嘴试探着问:“几位大哥,您贵姓啊”


“......”


“那...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


“...你们不是...那个...语言系统有什么缺陷吧?”


“......”


马柯自讨没趣,撇撇嘴插回耳机,无聊到开始数车灯。


又过了30分钟,僵堵的车流终于有了缓和的迹象。马柯长舒一口气,正想伸个懒腰放松一下,放在裤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音量调到最大的手机铃声在安静得过分的车厢里尖叫起来。


“人讲这一生,海海海海路好行......”


“......”


这不就尴尬了。


马柯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低头一看却是个陌生号码。马柯边挂断电话边翻了个白眼想:“这年头广告也太多了,我这手机都有人打进来,逼老子再去办张卡。”


马柯正琢磨买电信还是移动呢,那边电话又打了过来。


“人讲这......”


“喂!”马柯恶狠狠地接起来想,这他妈卖广告的够坚持不懈的啊,一次不成还又打一次,简直找打。


“长能耐了啊,不接我电话”


慵懒低沉的声线透过电流传入马柯的耳膜,在马柯脑子里带起一阵噼里啪啦。


马柯瞬间僵硬。


“凯...凯哥...”


周凯轻笑一声道:“现在叫哥了?刚才小狼崽子不还挺横的吗?”


马柯在听到周凯声音的第一时间已经僵住了,大脑重启失败,只能干巴巴地陪着笑。


电话那头的周凯指尖轻叩支MONT BLANC,漫不经心地在膝上放着的文件上签字。他写得虽随意,但却是一手好字。金勾铁划,虽不承于大家,但字态凌厉,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周凯对着电话慢悠悠地说道:“既是跟着我干,规矩总是要有的。马少爷这一趟可是走了快两个小时了,我还不知道这到我七杀堂的路这么难走。”


马柯脑子有点当机。感情这坐拥几百亿资产的黑帮老大,给我这小小属下特意打个电话过来是为了查岗?


马柯很慌。马柯有点懵。


“啊...七爷,啊不,凯哥...这不,来的时候遇上堵车了嘛,这堵在路上一个多小时,让凯哥久等了。”


马柯清晰地听见话筒那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哼”,成功让他酥了半边身子,整个人仿佛被扔上了云端,轻飘飘的。


周凯那边又传来声音:“限你半个小时内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你就收拾收拾滚蛋吧。”


马柯急忙冲着电话嗯嗯嗯好好好凯哥我马上到地说了一大堆。等放下电话砸吧砸吧嘴才意识到,诶?这话听着怎么跟撒娇似的?尤其是那声软绵绵的“哼”,怎么听怎么傲娇。


思及此,马柯不禁咧嘴傻乐。他本来嘴就挺大,咧嘴笑的时候更像个脆脆鲨了。这傻小子乐得开心都没注意到自己竟然乐出了声。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马柯成功收获来自黑衣保镖的三枚隐藏在墨镜后的樟脑丸。


————//////////////////////////////————

完了 被我写得越来越沙雕了 

变成傻子谈恋爱了orz

(求轻拍

【Markai|黑道AU】暗流 Ch03

写在前面:ooc ooc 重度ooc!!!不适者请左上角

——————————————————————

兄弟们 走链接叭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94601220452004



————————\\\——————————

写得不好请不要打飞我(顶锅盖跑

【Markai|黑道AU】暗流 Ch01

写在前面:ooc ooc 重度ooc!!!!不适者请左上角

——————————————————————


“爷,人给您带来了。”




马柯看向被漂亮男孩女孩簇拥着的人。他大约二十多岁却保养得宜,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漂亮得仿佛名贵的瓷器。那人懒懒地靠在长沙发里,一截纤细的脚踝从质地奢华的西装裤中露出来,明晃晃地惹人眼。他棱角分明的脸被阴影掩去了半边,周身散发出冷峻却清冽的淡淡古龙水的味道。




马柯不禁诧异,若不是刻意忽略这人侵略性极强的气场,单看这引人注目的漂亮外表,保不齐让人以为是哪家小少爷出来玩。谁又能想到这对着搂在怀里撒娇的小女孩笑得温柔的人竟是令整个道上闻风丧胆的七杀堂堂主七爷——周凯。




被女孩逗得眉眼弯弯的七爷分了一个眼神给马柯。那双眼睛是难得的漂亮,圆圆得如幼鹿般可人。但飘过来的眼神却像漩涡一样又黑又深,冷冽仿佛拖着人往下拽。马柯被他看了这么一眼仿佛全身被看了个透似的。是了,马柯瞬间脊背发冷,这周七爷可是踏着前堂主尸体上位的人。当年单枪匹马闯进固若金汤如铁桶般的七杀堂,出来的时候整个前七杀堂被血洗一清。这周凯可不是好惹的主儿。




男人的目光缓缓扫视了他一遍,推开抱着他胳膊撒娇的男孩,站起身。后边跟着的全副武装的人给他披上大衣。周凯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走到马柯面前,手法下流的摸了一把他的脸。




“不错,”他的声音低沉好听,磁性得可以用现在网上小姑娘的话来说‘让耳朵怀孕’,“带回去好好教教。”




他的脸从阴影中显出来,更显得他剑眉星目,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漫不经心,却又能让人产生被深情凝视着的错觉。黑色修身西装勾勒得他宽肩窄腰更加招人,他整个人身体颀长,脊背直挺,身上披着的及踝大衣更显的他整个人清贵优雅。走起路来衣角带起的风仿佛让人痒在了心尖儿上。




马柯看着周凯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搓搓手指,嘴角在阴影里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我的markai可太甜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王猫老师太甜了,陆陆崽也太甜了呜呜呜呜